回新宿放東西後,再坐丸內線轉日比谷線到六本木


因為傍晚才到六本木,這裡又很大,下午在吉祥寺又已經用盡腳力了,所以只能鎖定目標-大蜘蛛、森的美術館加夜景(¥1200)與朝日電視臺。

六本木的大蜘蛛 (這張是本次照片TOP首選!雖然要12MM的鏡頭才裝得下她吧)

SDC13482

這時剛好有一架直升機從蜘蛛的腳間飛過,看來像極了是一隻獵物小蟲子,沒想到人類的大蜘蛛可以這樣pk機械的小直升機。


SDC13484


這一張像是頭上的眼睛(剛好有一盞燈)


SDC13478


為什麼知道是頭頂,看一下母蜘蛛可怕的屁股就知道了

SDC13476

朝日電視臺與附近的小公園


SDC13498SDC13473  SDC13502 SDC13562 


到了傍晚了只能買些紀念品,駐臺王牌-多拉a夢,我們這一家的鯰魚花媽(我認得的)


森的大樓與表演場地


SDC13466SDC13467

六本木夜景

 

六本木森大樓的53樓360度的夜景(就是你可以整棟大樓繞一圈地看到整個密密麻麻的東京就在你腳下),真是會讓人畢生難忘的!狂推有來六本木的人一定要上來看!而且,這地方是所有紀念品與照片都capture 不到當下看的那種感覺的。

美術館與夜景的票(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大家都會看夜景但不一定會看美術館於是就綁在一起)



勉強錄到的感覺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SwcFZcRJPmw&hl=zh&fs=1]

這是館方架高的相機拍的紀念照(¥1200),有設計過地將東京鐵塔與森的建築入鏡,雖然也有用我們的相機拍,但很明顯就沒有標的物入鏡

 DSC_4872 SDC13506

森美術館

SDC13521

早上的三鷹走的是純潔美好、充滿幻想的宮崎駿世界,晚上六本木的森的美術館正在展艾未未(China)的帶點批判的當代美術展覽,非常有趣的是,一進門剛好是360度舖天蓋地中國,都市化更新過程的大型輸出照片,對照展在現在六本木成功地都市更新後的象徵品味的高樓美術館。

第一次從社會藝術家的角度看中國,上網查了一下艾未未的相關資料

還好館方有貼心的準備中文導覽解說器,講解得相當仔細,裡面雖然很多中國元素的東西,例如玉器、磁瓶、陶罐、茶磚、珍珠,木櫃、盤龍,但內涵要表達的完全志不在此,有相當程度的社會關懷與批判(這就是我們的故宮不討年輕人喜的原因)

這個連蒙古都不是中國的,臺灣卻是中國的一部份,我竟然沒注意到,只見臺灣畫大很大就欣喜,我當時只注意到他是個畫誠實老母雞的傢伙→這裡

我對櫃子解說的印象很深刻,除了因為人們走動可以看到不同的角度的月虧月盈,甚至是往洞中看又有中國迴廊的設計感,當場變成了互動藝術之外,還有因為他在櫃子上挖了洞,所以他不是能做storage的家具、也不是藝術又不算廢材,很像中國元素給我的感覺。

人家的國牌腳踏車是永久,一堆過時的雜耍(像騎輪雜耍的人)的廢鐵接立起來命名為「永久」;我們的是巨大,我們應該也來找一個小臺灣上站了一堆巨大來虧一下。

館內還有很多村上隆的紀念品,包括六本木丘玩偶的66星人。我對村上隆笑容太陽花沒有什麼sense, 只知道LV櫻花包是他畫的(據說當初的原意是要諷刺狂愛LV的日本人),後來變滿街A貨COPY的圖案,他創造了正統拿LV人們的新鮮藝術感,也給了A貨們拿LV的虛榮感。他說過:「要金錢、要金錢帶來的創作自由,以及生前就獲得藝術家死後才會獲得的名聲。」 (盲爺對這種價值觀完全認同,我完全不能認同)

在這裡盲爺找到了六本木版的星巴克杯(不過是一張紙!?)可以送大學死黨,更另人意外的是,這裡剛好有促銷活動,買一杯送一杯飲料,笑容陽光無敵可愛(絕對不是因為送tall把我們倒成grand這樣說)的小姐問我們要不要現在喝,於是我們跟他解釋這是要送朋友的(六本木小姐的英文也相對的比較好),那這券只能在日本用的話就沒有用了,殘念des! 我突然靈機一動說,那你再買一個杯子就有四杯咖啡喝了,於是接下來幾天盲爺每天都期待下午可以喝到盲果冰沙,完全假他人之手取悅到盲爺(內心奸笑~)

SDC13526

相當有lds語言天份的盲爺說是這挖鼻孔店             

SDC13532  


Tiffany blue的鐘          


SDC13533

我特別注意到這裡的Dept.一堆打扮入時的型男敬靓女,大家在bar裡喝得超開,很難想像百貨公司裡的小小bar,大家也可以搖得這麼high,這張是樓下的南洋風的活動。

SDC13530

在回來時地下道裡遇到機機呱呱要找我填寫問卷的小姐,我匆匆地就拒絕她了(雖然短腿小眼白皮膚常被誤認,但我不是日本人)。

這時盲爺自白說:「我知道問卷內容。」

「是什麼?」(一望,沒想到他日文有這麼好,隨便看一眼就知道問卷內容)

「他一定是要想要問異國婚姻會不會很辛苦(馬來西亞人與日本人的婚姻)」

接下來就是換來一陣狂扁……

在從六本木回來的路上,兩個鬼叫要把腿鋸掉的半走半爬地上樓梯

這時盲爺又OS路人的心聲說:「他們一定覺得我們是真愛!」

「為什麼?」

「兩個小兒麻痺的相互扶持成這樣走樓梯,是真愛啊!」

繼續狂扁…












創作者介紹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