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渥弟是個很忠實的messanger,往往是可以很清楚的傳遞對方的意向書。

但是一般往往對他認識不清,隨便帶他出場,或不是很重視他要背後要表達的意涵,甚至連跟渥弟很熟的我,也曾妄下斷論--諸如因為人情(這裡指confirmed relationships, not face),他用的wording是什麼不是很重要。

 

這人用的wording是什麼不是很重要---其實人的位置背後傳達還是有程度上的不同。 *註一。

 

比如說,我在家的名稱千奇百怪:「豬頭(輪流叫)、阿肥(小弟)、小龜(大弟)、甜(爸)、全名(媽)」,但沒有人叫我一聲姐姐、英文名字或是好聽一點的名稱。關於阿肥是因為小弟認為我要在屈辱中才能成長,才不至發胖,所以三不五時就來檢驗我的肉;小龜則是因為名字有字從小的代號,加上大弟一直覺得他比我優秀,有一個女孩叫甜甜的故事就不用說了,一大堆狗屁的生活規矩不遵守時就會被叫全名,並且全部以高八度發聲。

 

以上我最喜歡的就是阿肥→果然應驗了要在屈辱中成長。最難聽的,卻是最習慣的。所以我一直是推論到因為與小弟的關係最深厚,但是同樣如果文盲叫我阿肥,我卻會發飆,所以我反問:「我與文盲的關係不深厚嗎?為什麼會有不同呢?」所以重點不是wordy不重要,而是過程與目的,小弟的阿肥目的是好的,是展翅的過程,雖然文盲的目的也是好的,但是因為他是end user,所以感受就不同。

 

另外,背後要傳達也是重點之一,以己身為例,以上四個名稱各有不同的出發與盤算在裡面,小龜是貶抑詞,甜是期望詞,雖然最後一個(叫全名)也是為了我好,但是因為不買帳,所以也聽不進去。因為我的重點是要了解動機,所以覺得我知道why or whats your phylosopy behind it,叫什麼便不是很重要。

 

去除原來我的渥弟的誤解-只要有交情的,用什麼話講都ok,沒交情的講什麼都不ok。以不考慮人情,直接用來wordy判斷其intention與status,是很不錯的方法。因為職場人的話聽來邏輯是通的,最後查到的結果可能是一樣的。但是有人假設了各種憶測的情況來質疑別人/你,並且找到證據才相信別人/你說的話,這過程雖然可以讓你深入思考,但是不同用字背用後傳達可能的兩種邏輯:

Phylosophy1 like an attorney to collect evidence to defense for case

Philosophy 2: like a digger to uncover scoop, others are liable but digger IS with merit.

 

我期許自己做的是第一等人,並有足夠的智慧與經驗分辨並反擊query

 

渥弟我們曾經有美麗的誤會在這裡我跟你道歉。

 

 

註一:經與痴漢確認(寫出時確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為在意別人的說法或看法,故解構提出說話者的動機,進行聽與不聽的防衛,以理出聽話的邏輯,鼓勵士氣(good wordy)、安定人心(bad wordy),為一通篇表達自己爽聽與不爽聽的表述文。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八名潛水客失蹤兩天兩夜奇蹟似的生還,真的只能說太厲害、太奇蹟了!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跟我說:「還好我沒有玩了。」(沒錯,我沒有找小叮噹去補最後兩支氣瓶)。沒有補除了是因為做什麼都是三分鐘熱度,另外是覺得拿到了不是跟有把握的人你還是不敢跟。

 

因為本來聽到這消息時,是覺得賭定救不回來了,因為以為他們遇到的是下降流,或是有可能撞到礁岩,但是沒有想到是遇到黑潮北上與沿岸洋流交錯,發現時才減壓也來來不及了,最後他們從墾丁七星岩帶到幾百公里外的花東太麻里(一天多就漂到了花蓮,時速比海巡署預估的5km/hr還快),八個人都有BC(浮力背心),最後用浮力球將彼此綁在一起,因應洋流群組從八分四再分二,往對的方向踢水,保持體力與用尿補充水份,並且使用求救工具而後獲救。

 

 能夠救援成功,將八個人全部平安救起,主要是在發生後水文資料的研判正確以及海上船艇和空中直昇機的合作順暢,另外還有一個關鍵因素就是潛水教練丁柏齡憑藉著經驗和過人的體力自行游上岸然後,迅速指引正確的救難方向。

 

之所以為奇蹟,是綜合以下幾個近幾不可能的因素:

1.   潛水教練游了十六個小時上岸,光游十六個小時就不是一般人有辦法,這中間還包含判斷對的方向,還會被洋流minus力氣與距離

2.   在海上潛客的冷靜團結與應變判斷,等得到最後一刻

3.   等待救授過程中,潛客沒有再遇到直接吞噬人性命的洋流或是海中生物

4.   此次陸海空救援動員規模龐大而完整,最後打燈信號有讓直升機看到

 

試想,what if 教練脫隊但沒有游上岸、滯留在海上的潛客遇到下降流、失溫、被吞噬…what if 直升機沒有看到他們,錯過了黃金體力極限的時間…… 所以真的是奇蹟!!!

 

以後知道:

1.   手機要選led燈最亮且有gps

2.   脫水時可以喝尿,脫水嘴巴會腫起來。

3.   洋流出沒處、三叉口、深溝斷谷、下降坡,都極具危險性(but how can we know?不是只能在近海看小魚就是變成只能把性命交給別人....)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幾週低糜的教學方法&教案設計的無聊課程後,終於來堂有趣帶勁的課-國語正音與口語表達,有趣在於我會在課堂上學完大陸人講話後,下課接電話立刻轉變說:「偶等下下課企找你。」(誇飾,我喜歡自己講話像鸚鵡)~不論任何課,老師有沒有準備,學生都知道!

 

這個老師很有創意,用千里之外拿周董開刀,拿費小哥對比,將歌詞口齒不清、發音不準的部份用紅字列出來,說周董應該來上口語正音班。

 

我們來youtube看一下千里之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Od1kFd8vzU

 

red:周董;blue:小哥

 

屋簷如懸崖 風鈴如滄海 我等燕歸來 ()
時間被安排 演一場意外 妳悄然走開
故事在城外 濃霧散不開 看不清對白
妳聽不出來 風聲不存在 是我在感慨

夢醒來 是誰在窗台 把結局打開()
那薄如蟬翼的未來 經不起誰來拆

我送妳離開 千里之外 妳無聲黑白
沉默年代 或許不該 太遙遠的相愛
我送妳離開 天涯之外 妳是否還在
琴聲何來 生死難猜 用一生 去等待
(副歌)


聞淚聲入林 尋梨花白 只得一行 青苔()
天在山之外 雨落花台 我兩鬢斑白
聞淚聲入林 尋梨花白 只得一行 青苔
天在山之外 雨落花台 我等妳來
(rap)


一身琉璃白 透明著塵埃 妳無瑕的愛()
妳從雨中來 詩化了悲哀 我淋濕現在
芙蓉水面採 船行影猶在 妳卻不回來
被歲月覆蓋 妳說的花開 過去成空白

夢醒來 是誰在窗台 把結局打開
那薄如蟬翼的未來 經不起誰來拆

我送妳離開 千里之外 妳無聲黑白
沉默年代 或許不該 太遙遠的相愛
我送妳離開 天涯之外 妳是否還在
琴聲何來 生死難猜 用一生 去等待

 

這歌對我是比較有有用的,因為我完全沒看過歌詞,所以我也聽不出來他唱什麼,而聽完可以歸納周董的發音特色:

複韻母ㄞ(ai)(ei)(au)(ou)發音不完整;三拼的介音ㄧ(i)(u)(u)被省略。

 

雖然活化課程,但是我是不完全同意他的說法。

1.   就我淺顯的 音樂經驗,所謂過門,也就是副歌的部份,因為是一首歌前面舖陳後的展現的高點,自然辨識度較高,可以發現小哥大多數唱的都是副歌。

2.   發音完全像表演朗誦,至於唱歌需不需要咬字這麼清楚,會不會影響感情的表達與音樂流暢性,這都很值得討論;雖然小哥的咬字清清楚,感情亦豐富,也有可能是周董打迷糊仗襯托出來的,至於青菜蘿蔔,各有所需(看得出來老師誇讚小哥時的媚態)。

3.   Rap感覺就是特意在blur字的意義、音節,聽到的往往是音素甚至是音位,那麼講不講清楚,唱不唱明白,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唉呀,要不是老師這麼有心,我也不會特地挖出來這首流行歌,因為其實我只是個會把霍元甲說成黃金甲(據說其實是菊花臺)的老人啊(its real experience)周董,對不起囉!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國者飛彈

Name:MIM-104 Patriot(abbreviation from:Phased Array TRacking (to) Intercept Of Target)

~From wikipedia

Target: 1)f*ck(bi~偶沒有說) CNN media &France gov.; 2)Those territory secessionist

原理:哪裡開炮我就回射你(反彈道原理)

 

從來沒看過哪家奧運聖火傳遞需要玩hide and seek

從來不知道原來家樂福的商品比中國的黑心商品更黑心

從來不知道富豪是個貽笑大方的詞,

更從來不知道炒客有什麼捧的,

除非他給我房子,我就叫他恩公。

 

烏雲你們又在亂搞了臭得要命呀!拜託不要再看新聞了,給我看八點檔的金花(歡喜來鬥陣)!

娘啊,我買不起房子了,你要養我一輩子了。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日文小盲挖了洞給我跳,本來說要去騎腳踏車,騎完去聽文小盲裡面工讀生的畢業演唱會,所以我一身大便(一如大部份的時候一樣一身很大的隨便),後來他的輕熟女同事也都有到,才發現原來他工作的環境鶯鶯燕燕,酒池肉林。

 

回來我發了脾氣,我這樣告訴他:

 

“如果女友說他的同事都很豬頭,一個是蔡頭、一個是tony chen,一個是鳥來伯,一個是康康,平常上班時都是水深火熱,民不聊生,豬頭遍野。當你看到女友同事,發現事實不是這樣。蔡頭其實是年收入千萬的工程師,tony chen其實是會做菜做家事的地主兼溫柔漢,鳥來伯其實是金城武,康康其實是開著雙B跑車的幽默風趣大師,你會不會覺得她之前在騙你?當你的女友告訴你,可是我只喜歡像你一樣什麼都沒有的陽光宅男,你會不會覺得你的女友在說謊?你知道不告而戰謂之殺的道理嗎?

 

文小盲說這個謊(或說是陳述),只要是男人都能理解,男生甚至安慰我,文小盲是覺得她們內在是豬頭,所以才這樣說,文小盲也甚至起咒毒誓以表不二心的忠誠(啊…可見他完全不了解我在氣什麼),但是我心裡還是很不爽,我希望他週圍都是慈祥水果奶奶或是幽默的沈殿霞。

 

 回過頭來再說輕熟女偶像(應該說一面之video/body shape而喜歡)的轉變史,從文根英金泰希全智賢Janet111是件很了不得的事,自從痴上人開導我腰是樞紐,是決勝點後,我就下了很多苦心,但是還是沒辦法減少我的男性荷爾蒙,但是發生了星期日這件事後,又激發了我的獵鶯計劃,我不可以再隨便罵幹(心裡默念十遍),不可以肚子餓就吃雞排,不可以懶散與不打扮,唉!改變身形確實要下很多苦功(唉!如果沒有人在意,我一點也不想在意)。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3502

 (爬完山散步在景美河堤邊一景, Fisheyed net blocks my sky)

 

事由:又跑白吃白喝白玩的福音朋友

 

與一位同事與她的教友

爬的是山上有神佛的石碇普陀山

休息的小廟(她家的祖業)可以養成大家(大戶人家.為數眾多)

廟旁可以唱詩歌,跟廟祝(她阿媽)傳福音

婚姻失落在超完美人妻(她姐)的身上

工作結束在需要思考未來走向的這個moment()

衝突往往是充滿故事性與話題性

也許軟弱挫折才有神進駐的空間

 

如果問我怕不怕?我說:如果對平常需要用心計算、小心保護自己的同事都得一起活動,你又怎麼忍心對無私付出的人say no呢?如果對平常同事的gossip,為了surviveinvolve其中(雖然可能當時在放空),那麼他們在公開場合大聲唱詩歌又有什麼關係呢?(繼續放空中…),如果平常對於熟悉到不行的家人,還是有牢騷系的活動,那麼對於來自不同領域,帶著不同story,又有戶外活動的善意精神,這麼有又什麼關係?重點是有些人要一起工作,有些人要一起運動,有些人要一起生活,有些人要一起LDS,有些人可能只是必經的過客,有的人可能要在一起一輩子,風是哪裡就帶我去哪,只要是良善與真理之地。

 

真是太神奇了,昨天才又罵完 幹(繼起宇宙之生命),今天竟然又寫出真理良善這種話,我真是太虛偽了。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一直有保持做彼拉提茲的習慣,昨天在上課時,淚,忍不往流了下來。

 

因為游泳的關係,覺得自己身體很柔軟,加上長於有氧運動,肌耐力也還不算太差,所以幾乎動作都可都做得到(除了仰臥起坐這類要用到腰部的運動之外,因為背太直無法彎曲),所以應該可以說是領先90%,但也因為這樣,老師往往手還會過來再壓我一下,叫我再撐個十秒鐘。

 

其實我還算迷戀乳酸上身的感覺(運動完全身酸痛),喜歡微血管破裂承氧,習慣身體是可以隨我的意志控制的。但是今天在做的時候,突然有一種全世界好像只剩我一個人在做的感覺,像在跑步機上的前10分鐘與第55分鐘(schedule 60 mins),像10K路跑時的第1公里與最後1公里,像800M游泳時一開始的划不順到最後時左右都開始頻繁換氣,有氧像爬山曲線,上去很痛苦、上高原後開始麻痺、開始下山的路很遙遠。

 

Learning new stuff/skill and exercising的路上,你知道是好,但我流淚了。我問我的人生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為了多吃一口飯(working, exercise),為了跟自己比賽,為了超越,為了理想,為了不同,為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理由,忍受身體心理的折磨,忍受長期的孤單,在把腳抬到頭上的這刻,這時只想罵一聲:「幹!我的人生到底還要再忍受幾個十秒鐘!」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少需要好好地對周圍的小孩,除了這兩個。

 

週末立晶阿姨的小孩來,她是從小只要家裡有事,就會來帶我們阿姨,她的小孩非常懂事有禮貌,非常有規矩,不會吵鬧囉嗦,不會跟大人要東要西,是我們口中常說的要教成的小孩典範。

 

記得以前有一次,甜甜姐姐(唉,這都是從小生長在孤兒院害的)帶他們兩個出去逛街,大姐的口罩掉在路上了,大姐很堅持一定要找到才能回家,最後還是找不到;還有一次也被念甜甜姐姐不要當媽祖姐姐(有求必應),因為買東西給小妹,結果後來聽說掉口罩的大姐和被我買東西的小妹,都被罵半死。不過阿姨自己來,每次都帶一大堆東西,從新埔站的聖瑪莉買到現在的府中站的爭鮮(捷運通到府中),數不完的零食,還有背過一個大西瓜來我家。

 

我帶小妹到車站附近看演唱會,小妹在路上跟我侃侃而談他們安親班的裡的事。原來現在的小朋友下了課就去安親班,留到父母下班了才來帶回家,如果父母到九、十點才下班,小朋友回家大概就是睡覺了。安親班裡也有像以前英格蘭裡有錢但囂張跋扈、欺負老師同學的學生。

 

我就問小妹:「那你們在安親班都在做什麼?」小妹:「就寫功課、寫評量、劃重點啊!」「那這些事不能在請媽媽陪你做嗎?」我問。「媽媽下班還要去舅舅的公司幫忙。」小妹說。「那你可以去舅舅的公司寫功課啊!」我說。「舅舅的公司比較遠,而且沒有房間。」小妹說。「那不能只上老師開的補習課嗎?」我說。「沒有耶!」小妹說。「那輔導課呢?」我說。「有,但是上的人很少,而且很早就下課了。」小妹說。

 

回去買Donuts(甜甜圈)的路上,我在想,這是不是一個惡性循環,家長為了賺多更多給小朋友補習,於是就要花更多時間賺錢,雖然我也是走這套上來的,但是突然看到認識的長輩、小孩開始在過這樣的生活,竟然非常的不捨,What a sweet circlebut taste bitter  

 

晚上帶他們去逛夜市時,小朋友問立晶阿姨我現在做什麼工作,阿姨拿起涼鞋,說:「這個涼鞋總共有三個部份組成,分別是是鞋帶、鞋底與鞋板,姐姐做的工作是算出這雙鞋每個部份的成本要多少,綜合起來看要賣多少錢。」*(註一)。

 

補習要做什麼?功課好要做什麼?寫一大堆評量要做什麼?考上好的高中大學?以後要做什麼?什麼是好的出路?什麼可以保證好的出路?什麼能保證好的人生?走在姐姐走過的路上,一口口嚐著上面細粉,在每次你得高分時,甜甜地圈住你一步步發胖的麵包人生;雖然吃得飽,但因為勇氣與思考缺一,都足以讓你變成一個像姐姐一樣平凡而膽小的人。

              

************Donuts***********Do.nuts************甜甜圈***********甜甜.圈********(註二)******************

 

 

對於小孩,我心裡一直有一種藍圖,我想要一個unique的小孩,他的功課不用好,但他可以獨立思考;他可以不用是音樂家,但是要聽到音樂會流淚感動;他不需要是國手,但是有一兩樣運動可以陪著他;他可以不用當藝術家,但是要對光影、色彩、空間有感覺;他必須有正直的人格、善良體貼的心;十八歲以前只要他可以說得出道理,並且駁倒或說服我的事,我都會讓他去做,甚至他是同性戀也沒關係。

 

以前,一直覺得小孩不用受體制教育,因為體制不會教他這些東西。後來漸漸可以理解為什麼要有體制教育、讓他有群體生活,更何況你不能剝奪受教的權力;要從小做基礎訓練或是曝露在這樣的環境,不然,不會有陪他的邏輯、音樂、運動、藝術與良善。

 

我一直很大的毛病是對許多事有太多的幻想,拿著我理想標準的尺去檢視一切,不公不義的社會、虛偽表面的人際、按步就班的家庭生活、不能隨心所欲的工作…。

 

但是我常常想,理想有什麼不對?照著己設定的理想,去生活、去達成,有什麼不對?做到不行了,再來認輸又有什麼不對?but life is tough,.it keeps going on and on在這一切一切的過程,人會不斷地去question自己:「認清這個大環境就是這樣,還是不斷去質疑這環境為什麼會這樣的人生會比較快活?」畢竟,也許有一天,對於這一切的一切,終究是要compromise的,而目前我選擇了最困境的方式與心態在生活著,but can do nothing for them now

 

註一。很有趣的解釋,雖然不盡符合,更精確解釋是:「剛開始確定鞋商都有準時付錢,但是後來因為所有賣材料商人都是大鞋商的好朋友,所以後來跟大鞋商簽訂一個約定,所有的材料都跟他朋友進貨,然後給賣還給鞋商,等材料的價格下降了,也要請鞋商退錢給我。」 ~named Buy/Sell

 

註二。連續買了兩天的甜甜圈吃,一天給阿姨,一天給家人。 突然跟這食物相處這麼多天有感,甜甜圈人生or do like  nuts?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06658

(這是2006跟ida出遊的時候拍的)

 

Idea from: http://blog.xuite.net/jninesunshong/Demon/16506886#groupA_1

無情的城市-因為無知,所以無情

 

這裡不是要南施北顰,而是要說一個shit的經驗

 

靠北縣張: 「Holy Shit!這些養狗的人為什麼溜完狗都不把狗屎帶回家,巷口都是狗屎,臺北市就沒有這麼多狗屎,shit shit shit!,媽的!周縣長在搞北縣清潔概念宣導,媽的!這不是common sense嗎?可悲的人民還要政府花錢宣導,以後哪個縣長把狗屎清完我就投給他! (顯然是昨天為了隔天又要上班在不爽)。」

靠北市洪:「清狗屎不是靠政府,要靠公民意識的自覺,以前我們士林那邊的也是很多人溜狗不會把狗屎帶回去丟,我媽每次都會當糾察隊,我以前都覺得好丟臉,現在就覺得原來這樣才是對的。」

 

很多人以為狗屎是流浪狗造成的,新鮮的狗屎往往早上出爐誔生,通常是一早溜狗散步的人留下的,所以狗屎絕對不是因為流浪狗,因為都市的流浪狗有他的生態區。

 

因為住在周圍的人沒有社區自覺、沒有公民意識,因為覺得不想惹事或是與眾不同,所以姑息養奸、息事寧人,因為覺得這種移民的住區人們就是不可能改變(例如鄉下人親切地照三餐問你要去哪的敦親睦瞵做得很好,但是愛屋及路地擴大馬路就是他家也做得徹底),所以也放棄做些什麼,於是只能一直靠北。

 

靠北市洪為了平息怒氣,又帶我去河濱公園,因為如果要在板橋活動,這是唯一的戶外。

跑步、打球、溜狗、騎腳踏車、散步、下棋、打拳、甚至唱卡拉ok,各種形式的娛樂滿足了各種需求的人們,雖然有些味道不挺好,雖然有些路段不是很乾淨,但是看到整片的綠草、落日、奔跑的狗兒,覺得面對明天,似乎又有點力氣了,有去過的人一定了解我在說什麼。

 

我突然很想說:「衝哥,你為我們做得這麼多,我們為你做了什麼?」

我知道這樣想法是不對的,政治人物為人民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不用煸情。但是想想,一個小小的狗屎我都不敢去說,更何況要run的是這麼大的機器。

 

可是這裡的人們,帶狗亂大便的人們,不給你們機會再做,因為他們一輩子不會去十三行,去漁人碼頭、去河濱公園、去陶博館、不會搭捷運,不會想到後站也會熱起來(非常熱區,好土的名),不會想到會有三鐵車站。

 

我知道城市有城市的規則是一個domain的說法,雖然規則不等於整齊畫一、不等於趕盡殺絕、不等於優勝劣敗,但是生命力亦不等於混亂骯髒、不等於無地放屎、也不等於占地為王。

 

對一個城市有什麼樣的期許,就會選擇什麼樣的leader,也許,台北人已經需要的是一個少作為、不干擾的市長,因為已經成熟了。那麼,住著滿滿移民的都市臺北縣呢?你們要的是什麼樣的市長,一個可以清狗屎的市長(我)?一個婚喪喜慶都會到的市長?一個盡量不要開罰單不要拍照的市長?一個會健身畫畫的市長?一個不要擋標的市長,還是一個會給你更多公共空間,或是會清一條河給你的市長?曾經,我也很迷戀這句話:「對進步城市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對於一個不進步城市的有情,那,還真是有夠情義相挺到底了。因為人民的期許,決定了領導者的格局,如果你沒有期許,那他長得漂亮就可以(180cm, well fit, good speaking) 。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