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右腦的世界裡,你必須證明你不是因為右腦不行,你才用左腦,左腦的成就被認同的唯一可能便是右腦也行。一如歐陸批判學派一樣要學資本主義的經濟學理論,統計、量化、線性,一樣不能少。我對於這件事情一直很生氣。因為我深怕自己最後發現我的右腦不行,也怕自己假設的左腦成就建立於右腦之基礎的理論是錯的,這樣,我既不能在右腦的世界裡出頭,更埋沒的左腦的才能。

watermelonilov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